现在位置:首页 >> 时事 > 宝鸡这2.6万人的群体,你了解吗? >>
时事
宝鸡这2.6万人的群体,你了解吗?
发布时间: 2019-12-01 17:49:54 点击率:1263

工作时,下班后,做饭,打手机,带孩子,偶尔和朋友去购物...这位25岁的年轻人每天都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。不同之处在于她是一个视力受损的人。

在2018年冬天的一次采访中,宝鸡新闻网记者第一次见到了岳跃。当时,她靠在一根盲人手杖上,怀里抱着两岁的儿子。这是记者第一次与视障人士有密切接触。后来,记者从宝鸡CDPF了解到,宝鸡的视力障碍者目前约有26000人。两万六千?这个数字也相当大,但是为什么你总是只在电影和电视剧中看到盲人,而在现实生活中却很少看到?所以,记者试图找到答案。

明智的祖母

“我能看见一些东西,但看不到它是什么样子。”岳跃说。当她两岁多的时候,奶奶发现她和其他孩子不一样,就带她去医院检查。“医生说没事。在你五六岁的时候,就是倒睫毛和做手术。”当我五六岁的时候,我的家人带岳跃去了医院。检查后,医生说岳跃患有青光眼。后来,岳跃的眼睛到了无法补救的地步。

岳跃非常健谈。虽然她不是很老,但她给人一种成熟的印象。因为她的丈夫外出工作,只有她和她的儿子,他们也患有视觉障碍。我每天都买自己的食物和做饭,照顾我的孩子,带他们出去训练。这些都是难以言表的。谈到这些生活技能,岳跃告诉宝鸡新闻。奶奶对她影响最深。“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奶奶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给我读一些书,不管是什么。”岳跃说,从小学四年级开始,她来到了一所盲人学校。那时,她周围的其他孩子觉得他们看不见了,阅读也没有意义,所以他们没有努力学习。然而,从小受祖母的影响,岳跃一直喜欢在学校读书和学习。

“我什么都看不见。我什么也做不了。”不仅普通人这样认为,许多视力受损儿童的父母也这样认为。因为这个想法,大多数视力受损的朋友从小就被家人“宠坏”,什么都不会做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真的什么也做不了,更不可能一个人出去。

图为岳跃穿线准备缝制沙袋。

然而,岳跃的祖母没有这样做,而是一遍又一遍地教她手拉手洗碗、做饭、擦桌子、扫地...学习生活中所有必要的技能。岳跃说:“她不让我辍学,因为我看不见。她不让我做任何事,因为我看不见。”从出生40多天开始,她每个月都和祖母住在一起。尽管没有父爱和母爱,她并不沮丧和悲观,相反,她非常乐观和坚强。“我有时会想,如果我在父母面前长大,我可能会完蛋,因为他们不让我做任何事。”岳跃告诉记者,直到现在她和父母住在一起,他们仍然不让她做任何事情。

这幅画显示了岳跃教他的儿子关于植物的知识。

岳跃说,正因为如此,她在教育孩子时更加注重独立能力和学习能力的培养。目前,她每月都在北京从事盲人按摩工作,业余时间还做一些与视力障碍儿童教育相关的研究。她希望自己能成为视力障碍者的榜样。

外出的障碍

为了了解他们很少出门的原因,记者想采访更多视力受损的朋友,但结果并不理想。帮助记者找到采访对象的CDPF教师张文慧说,许多视力障碍者不愿意接受采访。然而,那些愿意接受采访的人是那些经常出去并且喜欢融入社会的人。郝先生就是其中之一。

郝先生今年42岁。他四年前患了这种疾病,视力下降了。现在他的眼睛只有光感。在与宝鸡新闻网记者聊天时,他说:“大多数视力受损的朋友不常出门。一方面,他们不出门是因为他们自己的主观原因。另一方面,他们也是因为路上有太多的汽车和无障碍设施不完善。出去既不方便也不安全。”

(图像源网络)

盲道是盲人专用的道路设施,因为它铺设简单,成本低,广泛存在于城市中。盲道一般分为两类:一类是用条形导向砖铺设,引导盲人前进;一种是用带点的提示砖铺成的,这表示盲人前面有障碍物,是时候转弯了。视力受损的人可以通过手杖和脚的触感来判断是继续直走还是转弯。

虽然盲道广泛存在,但目前我国大多数盲道还没有发挥正常的导向作用。自行车、汽车、小吃摊...几乎到处都有盲道被占用。此外,许多盲道铺设不当。有些人说,“盲人道路是盲人朋友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这幅画显示了一条被一辆共用自行车占据的盲道。

这幅画显示了被墙隔开的盲道。

当然,除了盲道,导盲犬也是视力受损者的眼睛。“有你带路,不再孤独,一步一步,走过岁月……”导盲犬不是一个品种,但是像金毛猎犬和拉布拉多这样经过特殊训练的狗被称为导盲犬。据相关报道,由于导盲犬的专业、长期和昂贵的训练,它们通常被捐赠给盲人使用,训练后没有任何资金回收。因此,中国第一家导盲犬培训公益组织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陷入困境。据了解,该基地每年只能提供20只导盲犬,而目前我国有1700万视力残疾者,但只有不到200只导盲犬在服务。可以想象推广导盲犬有多难。

(来自互联网的图像)

我想知道你是否有这样的误解:盲人听力很好。就像刘德华在电影《盲探》中扮演的特工约翰斯顿一样,虽然他是盲人,但他的听力非常敏锐。据记者了解,事实上并非所有盲人都有敏锐的听力,特别是那些后天视力受损的人。他们的听力和普通人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“你听起来像十字路口的交通灯和汽车站的声音。如果声音不够大,我们听不清楚。”郝先生说十字路口和公交车上的环境很嘈杂,这表明声音很容易被噪音掩盖。他希望这首曲子能更完美、更响亮,这样视力受损的人能听得更清楚。

城市的温度

有人这样说:“当我们生活在一个城市时,我们最需要的是城市所体现的温暖和归属感。这是一个城市中最吸引人、最感人的地方。这种温暖和归属感的反映实际上是在具体问题和保护权益上。”

“宝鸡的一些新公交车没有台阶。这对我们来说更加方便和安全。”郝先生告诉记者,宝鸡近年来在无障碍设施建设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。例如,许多十字路口配备了带有语音提示、盲文和语音提示的交通灯,用于一些电梯(直梯)等。这些非常感人。

在采访中,岳跃和郝先生告诉记者,他们希望每个人都更多地了解他们,并在外出时得到更多正确的帮助。他们说大多数时候每个人都愿意帮忙,但是帮助的方式和方法需要改进。例如,当引导盲人过马路时,他们不应该拉他们的盲人拐杖,而应该这样做:首先,让盲人朋友抓住你的胳膊肘,或者你应该靠着你的肩膀走路,前后相差半步,加上口头暗示。

这幅画展示了岳跃和她的儿子。

郝先生在他的朋友圈里说,“视力受损的人不会整天呆在家里。他们需要人们一直照顾他们。他们悲观沮丧。我们不了解他们的生活,认为到处都有障碍,但事实上,可能只是我们眼中有障碍”。智湖的网民吴立群说:“我们正在努力和每个人一样。我们不想变得特别或者需要变得特别。我们是一样的。”

我们住在一个大家庭里,这个家庭的温暖需要我们每个人付出。当这种温暖传播开来,你也会感到温暖。(宝鸡新闻网记者周玉华)

编辑:王珂

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OG视讯 高频彩app下载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

上一篇:微软最新Surface Book 2固件修复独显消失bug
下一篇:田径——女子七项全能:英国选手约翰逊·汤普森夺冠